繁华落尽之后,探戈舞台下的阿根廷

2020-07-29 08:02浏览 : 354

除了红酒、牛肉和足球,阿根廷的代表就是探戈了;或者该倒过来讲:除了探戈,阿根廷还有足球、牛肉和红酒都举世闻名。

2014 年的世界探戈大赛(Mundial del Tango)刚落幕,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正挤满了来自全球各地的优秀舞者。只是亚洲舞者不多,所以在地球另一端的我们浑然不知而已。这可是跟足球赛一样,阿根廷全国实况转播的比赛,在整个拉丁美洲都很火热。

跳过几年探戈、待过一阵子阿根廷、交了一些拉丁美洲朋友。终于在 2014 年,看比赛看出点门道来。这比赛分成两组:沙龙探戈(Tango Pista)和舞台探戈(Tango Escenario),前者是上场才公布音乐,同场参赛者即兴发挥三首不同风格乐曲,音乐诠释能力非常重要;后者则是以一支完整的编舞决胜负。

虽然沙龙组决赛有大约七分之一的选手我认识,也跟主持人一起在家里烤过肉,但这次我想讨论的是两个舞台组的队伍:冠军跟殿军。

繁华落尽之后,探戈舞台下的阿根廷

一般没有人在讨论第四名的,不过这队挺特别,容我花一点时间说明。说穿了,男男双对至为罕见,即使这种舞蹈的发展初期,狂缺女人的南美移民社会,都是男人跟男人练舞,练到精熟了才敢去邀女人跳,但时至今日,布宜诺斯艾利斯只有两个每週固定的gay friendly探戈舞会(这个城市有大大小小超过一百个探戈舞会),Tango Queer和La Marshall(与週五的La Marshall共用场地的週二舞 Cachirulo,是传统得出了名的舞会:男女座位完全分开、严格执行眼神邀舞)。

在其他舞会里,如果出现同性舞者进入舞池跳舞,老人家或传统派的大师都会非常不以为然;在某些大师出席的场合,甚至舞会主办人会提醒这种情况不要出现。出名的双对男舞者还是极小众,台面上只有Los Hermanos Macana(马嘎纳兄弟)。

今年舞台组的第四名,German Filipelli 和 Nicolas Filipeli也是兄弟档,而且是孪生兄弟。但是Macana兄弟与Filipeli兄弟的风格,可以是个非常有趣的切入点。七八年前就红了的Macana是喜剧风格的表演者,表演也多用欢快的milonga音乐,而且编舞充满剧情,不是你踢我下裆就是我干你拐子,非常有戏。当然舞技也很棒。不过他们的表演在轻快与趣味外,探戈味是很淡的。

当然,兄弟俩很难缠绵悱恻,一味快节奏当然也是以男性舞者的体能最容易表现的;可惜探戈深沈的音乐和饱满的能量连结,也就是主流的探戈风格,在这些兄弟档身上还是不见。不过跳脱喜剧风格,以精良的编舞和音乐性取胜的Filipeli兄弟,在这其实不甚开放(相较于西欧社会对同性恋的态度)的阿根廷社会观感里,取得老得眼睛都瞇起来的评审青睐,是一项突破。

繁华落尽之后,探戈舞台下的阿根廷

再看第一名,Juan Malizia与Manuela Rossi。他们算是典型的冠军,出身布宜诺市,专职的探戈舞者,同时教学,也在探戈秀的剧团中演出,2009年就开始参赛,也打地区性的比赛,成绩都不错,今年终于熟成。而且就像城市北方超老牌的Sunderland Practica被誉为沙龙探戈冠军的摇篮一样,他们也在城市东方Estudio Mario Morales这个舞台探戈冠军的摇篮授课,即便跟云门舞集在淡水的铁皮屋一样简陋,也在比较穷的旧市区San Telmo,但是师资和学生素质都高得惊人。Juan Malizia 和 Manuela Rossi就是那个教室的老师。

影片是2014年舞台沙龙决赛的颁奖典礼,冠军队伍最后会为全场表演。听到自己得冠军的那一刻,Manuela惊喜到蹲在地上;穿开高衩长裙的女人本不应该这样做的。但如果知道这些参赛者是些什幺样的人,你就不会非常惊讶了。

我不知道该从舞者普遍的经济窘迫开始讲,还是从阿根廷、甚至整个拉丁美洲的资源掠夺讲起。一步一步说明白吧。

若说沙龙探戈组是天份佳且努力的竞争,舞台探戈组就是天分优异且以此为业的专业舞者竞赛。舞台组是容不下业余水平的,但沙龙组单就我自己认识的决赛选手,就有好几位另有正职。这段影片中每一个人,都是以探戈为业,把一生投注其中,几乎仅能餬口,等着成名的舞者。所以这个穿着精緻刺绣高衩舞衣的女人,不能自己地掩面蹲了下来,比奥斯卡最佳导演还激动。这是她人生的转捩点。

阿根廷跟很多的拉美国家一样,都是穷得莫名其妙的地方。至少,看似莫名其妙。矿藏丰富的玻利维亚因为自己无钱开矿,被称为「坐拥金矿的乞丐」,而阿根廷这个以白银为名的国家,缺钱缺到上个月国债偿付又违约,主权信用评价又降等了。国内的问题一直都是:阿根廷二、三十年来就是饱嚐通货膨胀与货币贬值的国家。

台湾人很难想像这种程度的货币贬值,因为我们的央行十六年来的最高準则就是对抗通货膨胀与维持对美元汇率。阿根廷货币peso对美元的汇率流动之快,举例来说,从今年2/22到2/24,两天之内跌了17%。这完全不是使用新台币的人可以想像的恐慌感。

再举个例,此时此刻官方公布的披索对美元汇率是 1:8.3,但根据我当地友人週三的黑市兑换,市价大约是 1:14.38,也就是美元的市价跟官方价差距大约是 42%,而且这是常态。一年半前,我到黑市还只能用一块美金换八块披索呢,跌得太快了。但阿根廷披索这个货币刚发行的时候,对美元汇率可是一比一呀!

让阿根廷人养成一赚到钱就想换成美金以保值的习惯的是货币政策。但让钱变薄的,还是劳力比物资廉价的事实。我在阿根廷第一次上课付学费时,那个金额几乎不好意思拿出来。太廉价了!而且还是顶级的师资。今年沙龙探戈準决赛总积分第一名的那组老师,我上一堂团体课,换算成新台币只要140块(黑市汇率)。但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物价可没有比台北便宜啊,尤其是进口产品。

在那对优秀的老师赢得世界冠军或出名之前,他们都是用这样的收入在过活的;还会接餐厅秀或者到Caminito这种观光区表演。职业舞者要赚钱,就是要被欧美国家或亚洲国家邀请去表演或授课,用当地的计酬方式赚,否则生活艰难。我曾在舞鞋专卖店里遇到一位委内瑞拉女舞者,她非常优秀。但是一双基本款舞鞋,她翻过来翻过去地看,试了又试,还是放回架上了。美国、日本、俄国顾客,基本上都是一次包六、七双走的。

于是获得世界冠军和全球名声之后的舞者,简直像被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队签下的阿根廷球星一样,终于获得了前往另一个市场竞争的门票。但他们是努力且幸运的少数。我衷心希望因努力而幸福的人,是多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申博游戏客户端|提供生活经验|提供时尚资讯|热点资讯生活|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