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背后!以舞剧反映 外劳苦与乐

2020-07-29 08:02浏览 : 476

繁华背后!以舞剧反映 外劳苦与乐

洪振宇(左)和津文(右)正在为演出排练。

繁华背后!以舞剧反映 外劳苦与乐

剧中津文把牡丹楼和吉祥楼称为外劳们的踏脚石及容身之所。

繁华背后!以舞剧反映 外劳苦与乐

登上牡丹楼的天台,便可看到祐汉一带的生活环境。

繁华背后!以舞剧反映 外劳苦与乐

《牡丹.吉祥》分工十分仔细,洪振宇负责编舞,而津文则负责构思剧本。

繁华背后!以舞剧反映 外劳苦与乐

演员们正在排练相关情节,并分别饰演外来劳工等角色。

繁华背后!以舞剧反映 外劳苦与乐

剧中也利用了碌架床作为道具,以表达外劳们只能拥有窄小的生活空间。

繁华背后!以舞剧反映 外劳苦与乐

洪振宇表示,儿时偷渡的经历是他十分重要的生命片段。

走进嘈吵的北区,除了能用看到满街药房,耳边更能听到不同口音的多国语言。祐汉一带邻近关闸,当中牡丹楼及吉祥楼就成为了内地新移民及外劳所聚居的地方。从小在北区长大的洪振宇及津文察觉此现象,特地把外劳的生活情境化为舞蹈剧场《牡丹.吉祥》。身为导演之一的津文说:「牡丹楼或吉祥楼是外劳在澳门的容身处和踏脚石。即使生活多辛苦或居住环境有多恶劣,澳门仍然是他们的梦想地。」

重现北区劳工生活实况

随着赌场发展兴旺,澳门小城的GDP飞跃突进,人人看似生活富足衣食无忧。但在繁荣安定的城市背后,有着一大班来自外地的劳动人口,正从事被本地人所厌恶的劳动行业。为《牡丹.吉祥》构思剧本的津文解释:「本地人一般不会住在牡丹楼及吉祥楼,因为那里的生活环境及卫生都较差。只有内地新移民及来自东南亚的外劳才会因便宜的租金才定居于此。」也许澳门的生活环境比不上家乡,但离乡别井却能令劳工们得到在此处发展的机会。即使他们要从事家佣、保安或建筑工人等职业,仍然甘之如饴地工作。直到储到足够的金钱,才会搬离祐汉、到更好的环境定居。

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

外劳们最初来到澳门时,需要花上大量功夫才能融入本地生活。洪振宇及津文为了反映此状况,演出中特地以铃铛作为社会规则的象徵物,让演员和观众携带入场,以增加共鸣感。洪振宇提到,除了把铃铛比喻成规则外,更想在剧里带出「饲养」的概念。「当外地劳工来到新环境,要习惯遵守当地社会约定俗成的制度及规则。他们若要追求更好的生活,便要遵从更多的规定及责任。这是所谓的游戏规矩,我把这个现象称为被社会所『饲养』的状态。」因此在《牡丹.吉祥》中,若角色作为自由身、还未投身澳门社会时,并不需佩戴铃铛。但随着剧情发展,角色成为澳门外劳后,便必须佩戴象徵被社会束缚的铃铛。

把偷渡经历融入剧中

《牡丹.吉祥》除了利用音乐及舞蹈反映现代外劳的生活,在故事情节中也加入了创作者自身的生命故事。原来洪振宇过去正是从内地偷渡来澳的新移民,最初也在北区居住了一段漫长的时间。「当时澳门纺织业很发达,我的父母特地从大陆跑来澳门工作定居,但由于年龄问题,我并不能申请来澳,只好和婆婆一起在乡下生活。」他和父母分隔两地、只有过年才能与家人相聚的生活,终于在九岁那年,家长决定带他偷渡来澳展开新生活。「我难以忘记当时在珠海坐船,偷渡到澳门的画面!那是一个非常黑暗及窄小的船舱,陌生的环境让年幼的我十分害怕。船只登陆澳门后,我在人生路不熟的地方迷路,这段惊恐的经历令我印象难忘。」洪振宇特地把儿时偷渡的记忆融入演出,皆因他认为这个过程是上一代内地移民的集体经历,放在现代舞剧中能带出强烈的对比,也能反映社会变迁。

现时津文和洪振宇二人亦有继续关心外劳在澳门生活情况,他们补充说:「澳门虽然是一个十分繁荣的地方,但希望能透过本次演出带出社会的另一面貌。同时透过艺术,让观众能贴近外劳的生活,了解他们背后的辛酸。」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申博游戏客户端|提供生活经验|提供时尚资讯|热点资讯生活|网站地图 sunbet心水博 sunebt申博手机版